快捷搜索:  

上海社科货币人访谈录|谢明文:古文字是中华灯塔国的基因

您的(de)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为加快培养造就本市哲学社会科学领域青年拔尖人(ren)才,在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的(de)指导下,上海东方青年学社从2010年起组织开展“上海社科新人(ren)”评选活动,有力助推了一批青年才俊加速成长,逐渐形成了涵盖哲学社会科学各学科领域、具有上海特色的(de)青年学人(ren)共同体,对(dui)于加强社科理论队(dui)伍建(jian)设(she)和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发挥了积极作用。澎湃新闻(xinwen)(www.thepaper.cn)的(de)“上海社科新人(ren)访谈录”专题,邀请2020-2021年度当选“上海社科新人(ren)”的(de)14位青年学者进行专访。本期邀请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谢明文接受访谈,他(ta)的(de)研究方向和领域为甲骨文、金文等其他(ta)古文字和古汉语。谢明文,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长期从事商周甲骨文、金文的(de)字词考释,推进了相关领域的(de)研究。在《文史》《文献》《古汉语研究》《出土文献》《华夏考古》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出版著作2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项(结项等级:优秀)、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1项(在研),校级项目数项,参与国家级项目数项。2012年获评复旦大学研究生“学术之星”及复旦大学优秀毕业(ye)生,获得第三届中国语言学会罗常培语言学奖一等奖、第三届李学勤裘锡圭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青年奖二等奖、“鼎甲”杯甲骨文字有奖辨识大赛优秀论文奖等奖项。

谢明文,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长期从事商周甲骨文、金文的(de)字词考释,推进了相关领域的(de)研究。在《文史》《文献》《古汉语研究》《出土文献》《华夏考古》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出版著作2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项(结项等级:优秀)、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1项(在研),校级项目数项,参与国家级项目数项。2012年获评复旦大学研究生“学术之星”及复旦大学优秀毕业(ye)生,获得第三届中国语言学会罗常培语言学奖一等奖、第三届李学勤裘锡圭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青年奖二等奖、“鼎甲”杯甲骨文字有奖辨识大赛优秀论文奖等奖项。

澎湃新闻(xinwen):能不能介绍一下您的(de)主要研究方向和内容?
谢明文:我(wo)的(de)主要研究方向是(shi)商周甲骨文、金文。近年研究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1. 对(dui)已公(gong)布的(de)商代金文作全面的(de)整理与研究,解决很多铭文中的(de)疑难问题。2.考释商周甲骨文、金文中的(de)一些疑难字词,通过一定的(de)方法将以前不认识的(de)文字与后世的(de)已识字加以联系,从而破解那些疑难文字。3. 对(dui)商周甲骨文、金文中的(de)一些常用字词关系进行分析,并从中揭示出上古汉语字词关系的(de)一些特点和发展规律。4. 对(dui)周代金文中的(de)一些重要构形现象进行专题研究,丰富文字学特别是(shi)古文字构形学的(de)相关理论。
澎湃新闻(xinwen):能向我(wo)们(men)介绍一下您的(de)学术经历吗?您认为自己在学术上取得进步的(de)主要经验和体会是(shi)什么?
谢明文:我(wo)现在走上古文字研究的(de)道路纯属偶然。初中时候,因为两任班主任是(shi)数学老师,他(ta)们(men)对(dui)我(wo)非常好(hao),我(wo)至今仍铭感于心。那时我(wo)就特别喜欢数学,数学每次考试,我(wo)几乎都是(shi)满分,曾多次去市里参加数学竞赛并获奖。印象中我(wo)在学校每次考试,各科的(de)总成绩也不错,除了初一有一次考了个全校第三以外,其他(ta)每次都是(shi)考全校第一。那时我(wo)的(de)理想就是(shi)长大了要当一名像华罗庚、陈景润一样的(de)著名数学家。1998年初中快毕业(ye)时,我(wo)本想去读市里最好(hao)的(de)中学——武冈二中(前身是(shi)湖南省私立洞庭中学,著名语言学家唐作藩先生曾就读与此),以后考个好(hao)大学,去追逐成为一名数学家的(de)梦想。但由于家境贫穷,家里希望我(wo)早点工作,我(wo)无奈之下只好(hao)选择了武冈师范学校,准备三年后去当一名小学老师,从而减轻家里的(de)负担。
师范的(de)教育是(shi)什么都学一点,但都不够深入。在师范,我(wo)的(de)学习成绩依然非常好(hao)。记得当时有一位老师对(dui)我(wo)说过“你(ni)不去读高中太可惜了”。到了快三年级时,我(wo)逐渐发现这不是(shi)我(wo)想要的(de)生活,也开始不甘心以后一辈子就留在乡村当一名小学老师,生活顿时陷入了迷茫和恐慌。三年级下学期我(wo)自己作了一个大胆的(de)决定,准备去高中听课(自己从小就是(shi)一个非常内向的(de)人(ren),那时居然有如此勇气、如此决绝,现在回想起来,仍不禁感慨,这也说明我(wo)曾经年轻疯狂过)。现在我(wo)已不记得当时在师范是(shi)否办理过相关手续,我(wo)只记得我(wo)当时去了市里面一个专门针对(dui)复读生的(de)补习学校,在那里听取高中的(de)课程。对(dui)于一个从未上过高中课程却直接与复读生一块听课,整日参加高考前的(de)题海战术,其难度可想而知,一开始感觉整个人(ren)坠入云里雾里……至今尤记得当时我(wo)经常一个人(ren)在半夜或凌晨天还未亮时独自一人(ren)在走廊上借助走廊的(de)灯光学习、奋斗的(de)情形。好(hao)在上天垂爱,师范快毕业(ye)时,得知湖南省的(de)师范院校文科专业(ye)向湖南省的(de)所有中等师范学校有一次招生考试,其中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共有二十个名额,于是(shi)我(wo)回武冈师范参加了那次考试。因为经过复读班一段时间(shijian)的(de)魔鬼训练,这种考试当然是(shi)小儿科,我(wo)顺利成为当年(2001年)武冈师范唯一一个考上湖南师范大学的(de)学生。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是(shi)我(wo)与家庭与自我(wo)抗争后当时最好(hao)的(de)去处,由于这一段的(de)曲折经历,我(wo)与数学家的(de)梦想也就彻底无缘了。
考上大学后,家里多方借钱筹集好(hao)了第一年的(de)学费。大一时,我(wo)由于总成绩在几个普通班所有人(ren)中进入了前三名,于是(shi)大二时升入了实行淘汰制的(de)中文基地班。大学期间,我(wo)虽然也获得过奖学金,但钱没有到手而是(shi)直接扣抵学费了。让我(wo)印象深刻的(de)是(shi),就是(shi)每逢考试时,总会听到“未交学费的(de)人(ren)不许参加考试”一类的(de)话。有的(de)院系还真的(de)实施了这种方式,不过中文系却没有为难我(wo)这名一直拖欠学费的(de)学生,我(wo)一直到大学毕业(ye)时才交清了学费。所以对(dui)于我(wo)来讲,在大学如何生存下来并自我(wo)解决温饱问题那是(shi)第一位的(de),然后才是(shi)学习。所以在大学期间乃至整个硕士期间,我(wo)都花了太多时间(shijian)忙于家教赚取生活费。幸运的(de)是(shi)在大学毕业(ye)时,我(wo)获得了保送的(de)机会。当时我(wo)也不知选什么专业(ye)好(hao),对(dui)古文字更是(shi)一无所知,最后选择去首都师范大学研读古文字完全是(shi)用排除法得出的(de)(参看《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青年学者访谈020:谢明文》,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wangzhan),2020年 8月29日)。在首都师范大学,我(wo)师从著名甲骨学家黄天树教授,2008年获硕士学位。同年9月考入复旦大学,师从著名古文字学家裘锡圭教授,2012年获博士学位并留校工作。
我(wo)在学术上取得进步的(de)主要经验和体会,我(wo)在《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青年学者访谈020:谢明文》一文中已经详细叙述过,可参看。我(wo)在这里再强调两点,一点跟我(wo)的(de)性格有关。很多湖南人(ren)身上都会有一种蛮劲,用大家比较熟悉的(de)话来讲就是(shi)“吃得苦、霸得蛮”。我(wo)读中师以前一直生活在农村,感觉身边的(de)人(ren)几乎都有这种特点。因为从小耳濡目染,这种特点也深深烙印在我(wo)心中。所以生活越困难,我(wo)就越不服输,越挫越勇,越要坚持,越要挑战。这成为我(wo)后来一直坚持读书读到博士并逐渐走上学术道路的(de)原动力。另一点就是(shi)学术研究中一定要秉持怀疑精神,不要迷信权威。特别是(shi)对(dui)那些在学界影响深远的(de)说法,一定要根据相关材料认真审视(shi)。以我(wo)近年来考释古文字的(de)经验而言,古文字研究中有很大影响力、似是(shi)而非的(de)成果其实有很多,在考释古文字越来越精密化的(de)当下,只要研究者持有怀疑精神,实事求是(shi)地分析相关材料,定能祛除很多成见,从而获得新知。在此,我(wo)们(men)略举一例:澎湃新闻(xinwen):在您的(de)学术生涯中,遇到过哪些困难?您觉得对(dui)于青年学者来说,哪些方面的(de)帮助是(shi)很重要的(de)?在您的(de)学术成长道路上,哪些人(ren)、哪些经历对(dui)您有重要影响和帮助?
谢明文:在我(wo)的(de)学术生涯中,研一碰到的(de)最大困难就是(shi)人(ren)生看不到方向,不知前路在何方。整个研一期间,我(wo)过得比较狼狈,学习完全不在状态。当时想提前结束这种状态,于是(shi)萌生了提前毕业(ye)的(de)念头。当我(wo)硬着头皮向黄天树师表达我(wo)的(de)这一想法时,结果可想而知,黄师立马生气了,狠狠地批评了我(wo)一顿(参看拙著《商周文字论集》后记)。这一顿批评大有惊醒梦中人(ren)的(de)意味,我(wo)从此开启了疯狂学习古文字的(de)模式。博一的(de)第一学期也碰到过很大的(de)困难,就是(shi)自己写不出有意思的(de)东西,还被自己崇拜的(de)裘锡圭师和陈剑老师批评,特别沮丧,对(dui)学好(hao)古文字没有一点信心。好(hao)在后来写出来的(de)两篇小文章得到了及时的(de)肯定,我(wo)的(de)自信心才有了极大的(de)提高,在古文字考释方面的(de)兴趣越发浓厚。
对(dui)于青年学者来说,在学术训练与正确的(de)科研观方面的(de)帮助是(shi)非常重要的(de)。这样可避免自己少走弯路,并能在学术道路上得到健康的(de)发展。
在我(wo)的(de)学术成长道路上,裘锡圭师、黄天树师、陈剑老师对(dui)我(wo)的(de)影响非常大。三位先生的(de)共同点是(shi)治学严谨,这深深地影响着我(wo)的(de)学习和研究(详细参看《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青年学者访谈020:谢明文》)。在我(wo)学术成长道路上,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老师给予了我(wo)很多的(de)帮助,在我(wo)刚参加工作时,刘老师就给我(wo)提供了不少机会,推荐我(wo)去参加一些相关的(de)学术会议。从2013年到2018年,我(wo)几乎没在核心刊物上发过文章,那时我(wo)不知道也从不关心跟我(wo)们(men)领域有关的(de)核心刊物究竟有哪些,文章基本上是(shi)给了相关会议论文集或辑刊,同时对(dui)相关项目以及政府相关扶持政策的(de)申请极度缺乏热情。近三、四年来,中心老师相聚时,刘钊老师总是(shi)会高屋建(jian)瓴地对(dui)我(wo)们(men)年轻老师加以指点并多加鼓励、鞭策。鼓励、鞭策的(de)话语听的(de)次数多了,我(wo)也不好(hao)意思像以前那样原地不动了,所以近几年我(wo)也会主动给一些核心刊物投投投稿,这次的(de)“上海社科新人(ren)”评选活动我(wo)就积极申报了。如果这几年没有刘老师的(de)鼓励与鞭策,我(wo)肯定还会像以前那样,无疑会错过这次“上海社科新人(ren)”评选活动。
澎湃新闻(xinwen):作为一名青年学者,您觉得当下的(de)学术氛围是(shi)如何促进您个人(ren)的(de)研究的(de)?
谢明文:对(dui)于我(wo)个人(ren)而言,我(wo)觉得当下的(de)学术氛围与我(wo)个人(ren)的(de)研究之间没有太多必然的(de)关系。我(wo)性格内向、好(hao)静,基本上就是(shi)每天沉浸在自己的(de)学术研究中,考虑着那些自己关心的(de)学术问题,只要能看书我(wo)就感觉生活是(shi)快乐的(de),人(ren)生是(shi)有趣的(de)。如果在看书的(de)过程中能有所发现,并解决一些学术问题,就会特别开心,感觉跟中了大奖似的(de)。我(wo)的(de)学术研究不会轻易受到当前外部环境和当下的(de)学术氛围的(de)影响。
澎湃新闻(xinwen):本市面向青年学者有不少相关的(de)扶持政策,这些政策对(dui)您的(de)学术研究工作起到了哪些帮助?
谢明文:从2012年博士毕业(ye)后在上海工作到今年恰好(hao)十年,知道上海有“晨光计划”“曙光计划”等面向青年学者的(de)一些扶持政策,每年我(wo)们(men)也会收到学校的(de)相关邮件通知,但由于以前我(wo)个人(ren)的(de)原因,觉得填表格挺麻烦的(de),所以相关邮件我(wo)几乎没打开过,也从来没申请过“晨光计划”“曙光计划”等相关的(de)扶持政策,以致错过了很多的(de)机会。
澎湃新闻(xinwen):您认为您所开展的(de)哪些课题研究及取得的(de)成果对(dui)当选“上海社科新人(ren)”有所助益?
谢明文:我(wo)认为我(wo)所开展的(de)“商代金文的(de)全面整理与研究及资料库建(jian)设(she)”“商周甲骨文、金文字词关系研究”这些社科项目及其他(ta)的(de)一些课题以及我(wo)在《文史》、《文献》等刊物发表的(de)80余篇学术文章对(dui)商周甲骨文、金文中的(de)不少疑难文字作了正确的(de)考释,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de)意见对(dui)当选“上海社科新人(ren)”有所帮助。
澎湃新闻(xinwen):获得“上海社科新人(ren)”称号之后,您觉得对(dui)于您当前的(de)课题研究会有哪些助益?对(dui)您未来学术生涯的(de)展开有哪些助益?
谢明文:获得“上海社科新人(ren)”称号之后,对(dui)于我(wo)当前研究的(de)课题“商周甲骨文、金文字词关系研究”是(shi)否有帮助,目前我(wo)还感觉不出来。但对(dui)于未来学术生涯的(de)展开肯定会有帮助,因为自己的(de)研究的(de)成果会因此得到更多人(ren)的(de)关注,得到更多人(ren)的(de)认可,也可能会因此接触到不同学科的(de)优秀学者,互相交流,从而拓展自己的(de)视(shi)野,弥补自己的(de)短板。同时自我(wo)要求也会越严越高,要让自己在未来的(de)学术生涯中产生一批高质量的(de)科研成果。
澎湃新闻(xinwen):您所开展的(de)学术研究,对(dui)加快上海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发挥了哪些作用?
谢明文:我(wo)所开展的(de)学术研究,对(dui)加快上海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能否发挥作用,我(wo)不敢妄言,这有待同行们(men)的(de)评论。也许我(wo)开展的(de)研究置于上海整个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中时会显得微不足道,但我(wo)仍愿意扎扎实实做好(hao)自己的(de)科研工作,努力推动本学科的(de)发展,尽量让自己开展的(de)学术研究在全国同领域内保持着非常靠前的(de)水平。
澎湃新闻(xinwen):您如何看待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整体的(de)学术研究水平与城市软实力之间的(de)关系?
谢明文:我(wo)认为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整体的(de)学术研究水平与城市软实力之间关系密切,两者相辅相成,能相互促进。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整体的(de)学术研究水平提高了,会带来学术的(de)繁荣,从而推动城市软实力的(de)增长。反之,城市软实力增长了,城市也就越来越有魅力,会吸引更多的(de)来自其他(ta)地方的(de)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de)高层次人(ren)才,从而将整体的(de)学术研究水平提高到更高的(de)层次。
澎湃新闻(xinwen):您觉得您所在学术研究领域的(de)水平提升将会如何助益于上海城市软实力的(de)提升?
谢明文:商周甲骨文、金文等其他(ta)古文字是(shi)中华文化的(de)基因,这些事关文化传承问题的(de)学科,属于具有文化价值的(de)“绝学”,近年来越来越受到重视(shi)。我(wo)所在古文字学术研究领域的(de)水平提升,会在一定程度上传承并普及中华文化,从而助益上海城市软实力的(de)提升。(本文来自澎湃新闻(xinwen),更多原创资讯(zixun)请下载“澎湃新闻(xinwen)”APP)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dui):栾梦 澎湃新闻(xinwen)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xinwen),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wo)要举报 关键词 >> 甲骨文,金文,古文字
甲骨文,金文,古文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269人留言! 共有:269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